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ag88.com继承、拓展与创新

2019-03-30 17:28      点击:

  从印刷媒介诞生到数字化媒体问世,伴随着新闻载体的形态变化,新闻编辑业务的变革和发展从未停止过,新闻编辑教学的改进与创新也同样与时俱进。2004年,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本科专业课程“新闻编辑”被教育部评为“国家精品课”,可算是我国新闻编辑教学改革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同时它也使我们肩负起了进一步开拓与创新的责任。

  新闻编辑课作为一门重要的新闻业务课程,历来以传授新闻编辑工作的基本规律、原理、知识与方法为己任。可以说,新闻媒体需要什么样的编辑,决定了新闻编辑课教什么与怎么教;新闻传媒对人才需求的变化,推进了新闻编辑课的教学改革。

  我国新闻编辑教学与研究已有相当长的历史。徐宝璜1919年出版的我国第一本新闻学专著中对报纸编辑工作就有专门论述,上世纪20年代全国十多所高校设报学系科(后改名新闻系),报纸编辑是必修内容之一。不过,新闻编辑学教学与研究成果最辉煌的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代表性的成果如人大新闻系教授郑兴东等在1981年出版的教材《报纸编辑学》,被全国新闻院系广泛采用,出版五年即发行20多万册,1987年获得了国家教委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一等奖。1988年该教材进行了修订后多次印刷,并获得“吴玉章奖”。同期出版的有较大影响的编辑学教材还有复旦大学叶春华教授编写的《报纸编辑》等。

  人大、复旦的新闻编辑学家们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探索,奠定了我国新闻编辑课程体系的总体框架,完成了新闻编辑基础理论的建构。如郑兴东教授等在1981年版的教材中便将报纸编辑工作的特点和任务归纳为“把关”、“再创作”、“发言”和“集大成”,认为新闻编辑的基本素质包括“较高的理论、政策水平”、“熟练的业务能力”、“严谨的作风”、“甘当无名英雄的精神”,并率先提出“版面语言”之说等,揭示了新闻编辑工作的基本规律与原则,对于新闻编辑实践一直具有指导意义。无论媒介形态如何变化,业务流程如何重整,新闻编辑课教学都要将培养学生人品修养、职业道德和专业技能兼备作为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只有把对编辑专业技能的传授建立在专业理念和职业操守的基础上,不重“术”轻“理”,才能真正造就有社会责任心的“把关人”和传播者。

  但也应看到,集大成于20多年前的新闻编辑课程体系因当时媒介类型和媒介环境所限,视野偏窄,教学内容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教学重点主要放在编辑工作的微观层次上,如组稿、选稿、改稿、标题、版面设计等通常占教学时数与教材内容的2/3以上比重,而宏观层次的内容如媒介产品的定位和总体设计、报道的设计与组织调度等则涉及不多。进入市场经济新时期以后,新闻媒介的品种结构发生了变化,编辑业务已不限于机关报台式的单一模式;媒介的生存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各类媒介产业化发展速度加快,直接影响新闻编辑工作的外部因素增多,除过去一直受重视的政治因素、媒介领导者因素外,媒介的受众、广告来源、传通中介、竞争者、技术条件等因素都会影响媒介的编辑方针和产品设计,影响报道活动的设计与组织,进而影响编稿、制题、组版、节目制作等具体的编辑业务。包括编辑工作在内的媒介生产系统已不是独立于媒介市场环境之外的孤立的系统,而是一种开放的、运动着的系统,编辑业务随着客观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媒介作为一种信息产业,对新闻信息产品生产有越来越多的自主权,在新闻传播活动中主动性不断加强,因此新闻编辑学需要以一种更广阔的研究视角,建立相对开放的理论体系。

  我们认为,重视微观业务的传统新闻编辑学,实际是以编辑出版某一期报纸为一个周期,以组织稿件为起点、报纸付印为终点,将编辑工作流程理解为一期报纸的微观编辑工作循环。这是对编辑工作流程的狭义的理解,是以认同既已存在的媒介状态为前提的。在目前日趋激烈的竞争中,仅仅注重微观编辑业务显然是不够了,已经有新闻从业者提出,“现代新闻竞争是媒体之间的综合竞争。仅仅有几个新闻敏感性强、出手快的记者或者写作水平高、知识面广的编辑是不可能在竞争中占据上风的。采、编这两支新闻报道的主要力量进行有效组合,是新闻竞争的要求,也是媒体发展的一个趋势。现在不少报社都存在着采编脱节的问题:编辑部不知道记者在采访什么,记者不知道编辑部需要什么;编辑部想要的稿件记者没有提供,记者采写来的稿件编辑部又觉得不好用。从根本上说,采编脱节问题的实质是采编双方在什么是报道的中心环节这个问题上缺乏明确的认识。如果能以策划为中心,编辑部根据记者提供的线索进行精心策划,记者根据编辑部的策划采写,而后编辑再根据策划要求编发稿件,就能较好地解决采编脱节的老问题。对大多数报社而言,建立有效的策划机制,当是理顺采编关系、提高报道质量的一种‘治标又治本’的选择。”①这项建议实际就是呼吁加强宏观的新闻编辑工作——策划与组织传播的工作。因此,新闻编辑学的内容框架不应建立在对编辑工作流程的狭义理解之上,而应将新闻媒介从创办伊始到媒介产品诞生作为一个周期,以确定媒介的受众目标与编辑方针为起点,产品离开生产线为终点,对编辑工作流程作广义上的考察和研究,从而划定编辑业务的范畴。由此看来,新闻编辑学的教学内容应包含了宏观编辑业务与微观编辑业务两部分。所谓“宏观编辑业务”是相对于编稿、组版、节目制作这些“微观编辑业务”而言的,它是指在微观编辑业务开始之前,新闻编辑对媒介的定位、对媒介产品中新闻单元(指报纸的新闻版及新闻性专版专刊、广播电视的新闻频道及新闻性栏目、网络媒介中的新闻网页等)的总体设计、对新闻采编机构和采编流程的设置、对新闻报道活动的设计和组织等,这些工作统称为“新闻传播的策划与组织”。而在此之后运作的微观编辑业务实际是对编辑策划方案的具体落实和操作。

  正是基于上述认识,本人在1997年攻读博士学位时将宏观新闻编辑确定为自己的研究课题,开始对这一领域进行开拓性研究,完成了博士学位论文《新闻传播的策划与组织——宏观新闻编辑研究》,成为我国第一位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奖”的学者。这项研究成果很快纳入了新闻编辑课的教学内容,新闻媒介定位与设计、新闻报道策划在新闻编辑课堂上得到了较为充分的讲授。

  教学内容的拓展还进一步落实到了教材编写中。2000年,郑兴东教授邀笔者共同编写《报纸编辑学教程》,由我负责撰写宏观编辑业务部分。这本教材出版以来已经多次印刷,被一些新闻院系作为新闻编辑学课程的指定教材。此后,笔者又独立编写了教育部“十五重点规划教材”,也是作为“国家精品课”的配套教材《新闻编辑学》,进一步加强了宏观新闻编辑业务的比重,而且尝试使用与以往教材不同的编写体例,以原理阐述与案例示范相穿插的方式编写,双色印刷,所选案例大多还附有当事人的自述或访谈。这本教材2006年正式出版时还随书附送了人大新闻编辑课程的全套教学资料光盘,包括多媒体教学演示片、环亚ag,课程教学大纲、思考练习题和教学参考书目等,以期更好地让同行与学生们分享这一教学改革的成果。

  新闻编辑作为一门操作性强的业务课程,如何才能让学生在有限的教学课时中不仅掌握基本理论,还能熟练掌握从宏观到微观的全套业务技能?长期的教学实践使我们感到,只有让学生在真实的工作环境中体验新闻编辑的责任和压力,才能激发他们的学习动力和自觉性。虽然目前我们还不能像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那样创办一家真正的报纸作为学生学习编辑业务的课堂,但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营造出一种模拟编辑部的环境,让他们从中体验每一道新闻编辑工作的业务流程,学会所有的业务知识和操作技巧。这样,教学方法与实验环节的配备就格外重要。在近几年教学改革中,我们一直在做这样的尝试:教学内容与进度完全根据创办一家新闻媒体的需要和流程来设计,严格按照新闻编辑的专业标准和截稿时间规定设计各个业务环节的课堂练习,从报纸方案设计到选题策划、稿件组织和编辑加工,直至在计算机上完成稿件整合和报纸版面设计、进行电子排版并印出样报。通过这种全程配套的练习,使学生全面掌握报纸编辑业务,以保证一流的教学效果。

  在人大新闻学院,所有学习编辑课程的学生一开始就要根据自己的志愿组织成若干小型的报纸编辑部,在学习媒介定位与报纸设计时,要对自己打算创办的报纸进行市场调研和定位论证,并拿出设计方案,在课堂上公开进行答辩;在学习报道策划时,要为自己设计的报纸进行选题策划,写出设计方案并组织实施;在学习选稿、改稿、标题、版面设计这些具体业务时,要为自己设计的报纸及策划的专题报道完成从组稿到改稿的全部编辑工作,直至最后编排成一套完整的报纸。这门课程的成绩评定有一半分数就取决于学生自己办出来的报纸的质量。学院不但将学生们创办的所有报纸彩色打印出来,并且每年都公开举办展览,组织学院的老师们当评委,也鼓励全院学生乃至全校的同学自愿投票,最终还会对优秀的报纸作品进行奖励、发放证书。这样的教学方式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甚至有一些非新闻学院的学生慕名来到了编辑课堂。其实,这种情境式教学对于学生来说也是一种体验式学习,因为亲历亲为,教师在课堂上传授的知识能够最直接、最有效地转化为学生的能力。

  进行情境式教学与实验教学,必须以良好的实验条件为基础。早在1993年,人大新闻学院就在全国新闻院校中第一个建立了激光照排实验室,为新闻编辑课配套开设激光照排课程。后来又将激光照排纳入了新闻编辑课,作为“版面设计与电子排版”的一部分,专设20学时的电子排版实验,这一改革成果在1999年获得了中国人民大学教学创新奖。在“九五”、“十五”211工程建设期间,人大新闻学院实验室发展成新闻传播实验中心,实验环境与技术设备进一步得到改善,2006年被评为北京市高等院校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实验中心为新闻编辑课提供了全套编辑部网络系统和设备先进的多媒体教室,学生每人一台连网电脑,现代化水平不低于正规的报社编辑部,为新闻编辑教学进一步改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情境式教学中,我们同时还尝试采用了一些新的教学方法:一是案例教学,通过对大量最新案例的分析和讨论,讲授新闻编辑业务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二是全程使用多媒体课件,学生的演讲与答辩同样要求使用多媒体演示;三是利用网络进行教学互动,学生作业提交、课外答疑都在网络上进行。在这门精品课程向全国提供的教学网站上,可以看到人大新闻学院历届学生与任课教师就某些专业问题进行的网上讨论。

  作为应用性学科,新闻编辑教学要保持与新闻实践的同步发展,必须以对现实工作的关注和研究为前提,教学内容不能脱离当前的编辑实践,教师不能远离新闻媒体。人大新闻学院一直把研究新闻传播业的现实问题作为业务课教师的岗位职责,把与媒体合作和为媒体服务视为学院应尽的义务。编辑教研室的教师们每人都承担着一些新闻媒介的研究课题,或作为报社的顾问、特约评阅人,参与媒体的工作。这不仅使教学内容得以不断更新,还能将一些优秀的新闻编辑请入课堂,为学生讲述他们正在经历的报道和对编辑工作的感悟。

  我们认为,要保持新闻编辑教学的实践性、前沿性特点,还需要着重在两个方面下功夫。

  第一,要重视案例研究,以滚动推进的案例库建设支撑案例教学,对案例的选择以及对业务技能的传授,一直保持与实践前沿最新动态的对接,案例要不断调整和更新,确保学生能通过课堂教学了解一线的最新变化,并初步掌握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目前,人大新闻学院已经开发的“新闻传播学案例库”共有11个子库,新闻编辑案例库是其中之一,所有的案例都包括案例背景介绍、代表性作品展示、当事人访谈或自述、案例分析、问题讨论、相关文献等若干内容,已经在课堂教学中全面使用。

  第二,在研究和教学中不回避当前新闻编辑工作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比如在一些编辑中存在着以稿谋私现象,在新闻报道策划中出现了“新闻炒作”问题,在媒体改版中出现的盲目性,等等,这些问题都会通过具体的报道和版面呈现出来,我们首先在研究中瞄准这些现实问题,再将研究成果转化成教学内容,让学生了解其中的原因和是非,引导学生正确地认识这些问题,并共同探讨改进的对策。

  新闻编辑教学改革在人大新闻学院所取得的成果只是阶段性的,下一步面临的任务更加艰巨。如何在数字化时代媒介融合发展的现实背景下,完成新闻编辑业务融合发展的研究?如何根据媒介融合与新闻融合的需要进行教学内容的重整,培养新型的融合型新闻编辑人才?已经是放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的新闻学院中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教学改革试点,而我国新闻院系尚未真正起步,这与我国新闻传媒限于体制原因目前融合水平不高有关。但是,融合媒介与融合新闻已呈全球性的发展趋势,新闻编辑教学和科研必须以前瞻性眼光未雨绸缪。我们认为,目前等待我们探索的是,突破媒介介质的限制,重构新闻编辑教学框架,重新整合教学内容,培养学生在多媒体数字化平台上进行新闻信息整合加工的能力,以及针对多样性的新闻发布渠道和新闻载体进行新闻信息资源深度开发、打造新闻信息产品链的能力,以适应未来综合性的传媒集团对新闻编辑人才的需要。▲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精品课”“新闻编辑”负责人)

  ①陈煜晃:《试论策划对新闻报道的重要性》,《传媒天地》1999年第8期,第28页。

  从印刷媒介诞生到数字化媒体问世,伴随着新闻载体的形态变化,新闻编辑业务的变革和发展从未停止过,新闻编辑教学的改进与创新也同样与时俱进。2004年,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本科专业课程“新闻编辑”被教育部评为“国家精品课”,可算是我国新闻编辑教学改革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同时它也使我们肩负起了进一步开拓与创新的责任。

  新闻编辑课作为一门重要的新闻业务课程,历来以传授新闻编辑工作的基本规律、原理、知识与方法为己任。可以说,新闻媒体需要什么样的编辑,决定了新闻编辑课教什么与怎么教;新闻传媒对人才需求的变化,推进了新闻编辑课的教学改革。

  我国新闻编辑教学与研究已有相当长的历史。徐宝璜1919年出版的我国第一本新闻学专著中对报纸编辑工作就有专门论述,上世纪20年代全国十多所高校设报学系科(后改名新闻系),报纸编辑是必修内容之一。不过,新闻编辑学教学与研究成果最辉煌的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代表性的成果如人大新闻系教授郑兴东等在1981年出版的教材《报纸编辑学》,被全国新闻院系广泛采用,出版五年即发行20多万册,1987年获得了国家教委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一等奖。1988年该教材进行了修订后多次印刷,并获得“吴玉章奖”。同期出版的有较大影响的编辑学教材还有复旦大学叶春华教授编写的《报纸编辑》等。

  人大、复旦的新闻编辑学家们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探索,奠定了我国新闻编辑课程体系的总体框架,完成了新闻编辑基础理论的建构。如郑兴东教授等在1981年版的教材中便将报纸编辑工作的特点和任务归纳为“把关”、“再创作”、“发言”和“集大成”,认为新闻编辑的基本素质包括“较高的理论、政策水平”、“熟练的业务能力”、“严谨的作风”、“甘当无名英雄的精神”,并率先提出“版面语言”之说等,揭示了新闻编辑工作的基本规律与原则,对于新闻编辑实践一直具有指导意义。无论媒介形态如何变化,业务流程如何重整,新闻编辑课教学都要将培养学生人品修养、职业道德和专业技能兼备作为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只有把对编辑专业技能的传授建立在专业理念和职业操守的基础上,不重“术”轻“理”,才能真正造就有社会责任心的“把关人”和传播者。

  但也应看到,集大成于20多年前的新闻编辑课程体系因当时媒介类型和媒介环境所限,视野偏窄,教学内容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教学重点主要放在编辑工作的微观层次上,如组稿、选稿、改稿、标题、版面设计等通常占教学时数与教材内容的2/3以上比重,而宏观层次的内容如媒介产品的定位和总体设计、报道的设计与组织调度等则涉及不多。进入市场经济新时期以后,新闻媒介的品种结构发生了变化,编辑业务已不限于机关报台式的单一模式;媒介的生存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各类媒介产业化发展速度加快,直接影响新闻编辑工作的外部因素增多,除过去一直受重视的政治因素、媒介领导者因素外,媒介的受众、广告来源、传通中介、竞争者、技术条件等因素都会影响媒介的编辑方针和产品设计,影响报道活动的设计与组织,进而影响编稿、制题、组版、节目制作等具体的编辑业务。包括编辑工作在内的媒介生产系统已不是独立于媒介市场环境之外的孤立的系统,而是一种开放的、运动着的系统,编辑业务随着客观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媒介作为一种信息产业,对新闻信息产品生产有越来越多的自主权,在新闻传播活动中主动性不断加强,因此新闻编辑学需要以一种更广阔的研究视角,建立相对开放的理论体系。

  我们认为,重视微观业务的传统新闻编辑学,实际是以编辑出版某一期报纸为一个周期,以组织稿件为起点、报纸付印为终点,将编辑工作流程理解为一期报纸的微观编辑工作循环。这是对编辑工作流程的狭义的理解,是以认同既已存在的媒介状态为前提的。在目前日趋激烈的竞争中,仅仅注重微观编辑业务显然是不够了,已经有新闻从业者提出,“现代新闻竞争是媒体之间的综合竞争。仅仅有几个新闻敏感性强、出手快的记者或者写作水平高、知识面广的编辑是不可能在竞争中占据上风的。采、编这两支新闻报道的主要力量进行有效组合,是新闻竞争的要求,也是媒体发展的一个趋势。现在不少报社都存在着采编脱节的问题:编辑部不知道记者在采访什么,记者不知道编辑部需要什么;编辑部想要的稿件记者没有提供,记者采写来的稿件编辑部又觉得不好用。从根本上说,采编脱节问题的实质是采编双方在什么是报道的中心环节这个问题上缺乏明确的认识。如果能以策划为中心,编辑部根据记者提供的线索进行精心策划,记者根据编辑部的策划采写,而后编辑再根据策划要求编发稿件,就能较好地解决采编脱节的老问题。对大多数报社而言,建立有效的策划机制,当是理顺采编关系、提高报道质量的一种‘治标又治本’的选择。”①这项建议实际就是呼吁加强宏观的新闻编辑工作——策划与组织传播的工作。因此,新闻编辑学的内容框架不应建立在对编辑工作流程的狭义理解之上,而应将新闻媒介从创办伊始到媒介产品诞生作为一个周期,以确定媒介的受众目标与编辑方针为起点,产品离开生产线为终点,对编辑工作流程作广义上的考察和研究,从而划定编辑业务的范畴。由此看来,新闻编辑学的教学内容应包含了宏观编辑业务与微观编辑业务两部分。所谓“宏观编辑业务”是相对于编稿、组版、节目制作这些“微观编辑业务”而言的,它是指在微观编辑业务开始之前,新闻编辑对媒介的定位、对媒介产品中新闻单元(指报纸的新闻版及新闻性专版专刊、广播电视的新闻频道及新闻性栏目、网络媒介中的新闻网页等)的总体设计、对新闻采编机构和采编流程的设置、对新闻报道活动的设计和组织等,这些工作统称为“新闻传播的策划与组织”。而在此之后运作的微观编辑业务实际是对编辑策划方案的具体落实和操作。

  正是基于上述认识,本人在1997年攻读博士学位时将宏观新闻编辑确定为自己的研究课题,开始对这一领域进行开拓性研究,完成了博士学位论文《新闻传播的策划与组织——宏观新闻编辑研究》,成为我国第一位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奖”的学者。这项研究成果很快纳入了新闻编辑课的教学内容,新闻媒介定位与设计、新闻报道策划在新闻编辑课堂上得到了较为充分的讲授。

  教学内容的拓展还进一步落实到了教材编写中。2000年,郑兴东教授邀笔者共同编写《报纸编辑学教程》,由我负责撰写宏观编辑业务部分。这本教材出版以来已经多次印刷,被一些新闻院系作为新闻编辑学课程的指定教材。此后,笔者又独立编写了教育部“十五重点规划教材”,也是作为“国家精品课”的配套教材《新闻编辑学》,进一步加强了宏观新闻编辑业务的比重,而且尝试使用与以往教材不同的编写体例,以原理阐述与案例示范相穿插的方式编写,双色印刷,所选案例大多还附有当事人的自述或访谈。这本教材2006年正式出版时还随书附送了人大新闻编辑课程的全套教学资料光盘,包括多媒体教学演示片、课程教学大纲、思考练习题和教学参考书目等,以期更好地让同行与学生们分享这一教学改革的成果。

  新闻编辑作为一门操作性强的业务课程,如何才能让学生在有限的教学课时中不仅掌握基本理论,还能熟练掌握从宏观到微观的全套业务技能?长期的教学实践使我们感到,只有让学生在真实的工作环境中体验新闻编辑的责任和压力,才能激发他们的学习动力和自觉性。虽然目前我们还不能像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那样创办一家真正的报纸作为学生学习编辑业务的课堂,但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营造出一种模拟编辑部的环境,让他们从中体验每一道新闻编辑工作的业务流程,学会所有的业务知识和操作技巧。这样,教学方法与实验环节的配备就格外重要。在近几年教学改革中,我们一直在做这样的尝试:教学内容与进度完全根据创办一家新闻媒体的需要和流程来设计,严格按照新闻编辑的专业标准和截稿时间规定设计各个业务环节的课堂练习,从报纸方案设计到选题策划、稿件组织和编辑加工,直至在计算机上完成稿件整合和报纸版面设计、进行电子排版并印出样报。通过这种全程配套的练习,使学生全面掌握报纸编辑业务,以保证一流的教学效果。

  在人大新闻学院,所有学习编辑课程的学生一开始就要根据自己的志愿组织成若干小型的报纸编辑部,在学习媒介定位与报纸设计时,要对自己打算创办的报纸进行市场调研和定位论证,并拿出设计方案,在课堂上公开进行答辩;在学习报道策划时,要为自己设计的报纸进行选题策划,写出设计方案并组织实施;在学习选稿、改稿、标题、版面设计这些具体业务时,要为自己设计的报纸及策划的专题报道完成从组稿到改稿的全部编辑工作,直至最后编排成一套完整的报纸。这门课程的成绩评定有一半分数就取决于学生自己办出来的报纸的质量。学院不但将学生们创办的所有报纸彩色打印出来,环亚娱乐ag国际厅LED企业是需求狼文明?仍是羊文!并且每年都公开举办展览,组织学院的老师们当评委,ag88.com,也鼓励全院学生乃至全校的同学自愿投票,最终还会对优秀的报纸作品进行奖励、发放证书。这样的教学方式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甚至有一些非新闻学院的学生慕名来到了编辑课堂。其实,这种情境式教学对于学生来说也是一种体验式学习,因为亲历亲为,教师在课堂上传授的知识能够最直接、最有效地转化为学生的能力。

  进行情境式教学与实验教学,必须以良好的实验条件为基础。早在1993年,人大新闻学院就在全国新闻院校中第一个建立了激光照排实验室,为新闻编辑课配套开设激光照排课程。后来又将激光照排纳入了新闻编辑课,作为“版面设计与电子排版”的一部分,专设20学时的电子排版实验,这一改革成果在1999年获得了中国人民大学教学创新奖。在“九五”、“十五”211工程建设期间,人大新闻学院实验室发展成新闻传播实验中心,实验环境与技术设备进一步得到改善,2006年被评为北京市高等院校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实验中心为新闻编辑课提供了全套编辑部网络系统和设备先进的多媒体教室,学生每人一台连网电脑,现代化水平不低于正规的报社编辑部,为新闻编辑教学进一步改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情境式教学中,我们同时还尝试采用了一些新的教学方法:一是案例教学,通过对大量最新案例的分析和讨论,讲授新闻编辑业务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二是全程使用多媒体课件,学生的演讲与答辩同样要求使用多媒体演示;三是利用网络进行教学互动,学生作业提交、课外答疑都在网络上进行。在这门精品课程向全国提供的教学网站上,可以看到人大新闻学院历届学生与任课教师就某些专业问题进行的网上讨论。

  作为应用性学科,新闻编辑教学要保持与新闻实践的同步发展,必须以对现实工作的关注和研究为前提,教学内容不能脱离当前的编辑实践,教师不能远离新闻媒体。人大新闻学院一直把研究新闻传播业的现实问题作为业务课教师的岗位职责,把与媒体合作和为媒体服务视为学院应尽的义务。编辑教研室的教师们每人都承担着一些新闻媒介的研究课题,或作为报社的顾问、特约评阅人,参与媒体的工作。这不仅使教学内容得以不断更新,还能将一些优秀的新闻编辑请入课堂,为学生讲述他们正在经历的报道和对编辑工作的感悟。

  我们认为,要保持新闻编辑教学的实践性、前沿性特点,还需要着重在两个方面下功夫。

  第一,要重视案例研究,以滚动推进的案例库建设支撑案例教学,对案例的选择以及对业务技能的传授,一直保持与实践前沿最新动态的对接,案例要不断调整和更新,确保学生能通过课堂教学了解一线的最新变化,并初步掌握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目前,人大新闻学院已经开发的“新闻传播学案例库”共有11个子库,新闻编辑案例库是其中之一,所有的案例都包括案例背景介绍、代表性作品展示、当事人访谈或自述、案例分析、问题讨论、相关文献等若干内容,已经在课堂教学中全面使用。

  第二,在研究和教学中不回避当前新闻编辑工作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比如在一些编辑中存在着以稿谋私现象,在新闻报道策划中出现了“新闻炒作”问题,在媒体改版中出现的盲目性,等等,这些问题都会通过具体的报道和版面呈现出来,我们首先在研究中瞄准这些现实问题,再将研究成果转化成教学内容,让学生了解其中的原因和是非,引导学生正确地认识这些问题,并共同探讨改进的对策。

  新闻编辑教学改革在人大新闻学院所取得的成果只是阶段性的,下一步面临的任务更加艰巨。如何在数字化时代媒介融合发展的现实背景下,完成新闻编辑业务融合发展的研究?如何根据媒介融合与新闻融合的需要进行教学内容的重整,培养新型的融合型新闻编辑人才?已经是放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的新闻学院中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教学改革试点,而我国新闻院系尚未真正起步,这与我国新闻传媒限于体制原因目前融合水平不高有关。但是,融合媒介与融合新闻已呈全球性的发展趋势,新闻编辑教学和科研必须以前瞻性眼光未雨绸缪。我们认为,目前等待我们探索的是,突破媒介介质的限制,重构新闻编辑教学框架,重新整合教学内容,培养学生在多媒体数字化平台上进行新闻信息整合加工的能力,以及针对多样性的新闻发布渠道和新闻载体进行新闻信息资源深度开发、打造新闻信息产品链的能力,以适应未来综合性的传媒集团对新闻编辑人才的需要。▲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精品课”“新闻编辑”负责人)

  ①陈煜晃:《试论策划对新闻报道的重要性》,《传媒天地》1999年第8期,第28页。